Wednesday, November 30, 2016

像个丧尸一样走路


每天早上自己像个丧尸一样走路到很远的地方去取车,灵魂和身躯往往都无法链接。
遇到邻居都只是尴尬的点头微笑,怕自己脸上深深烙着的睡痕被邻居偷笑。
我再一次答应自己,今晚一定要早点休息!
但每次都失败。



搬迁到新的地方已经快一个多月了,感觉上健康了许多。
不是之前的家环境不好,而是这里需要每天步行到很远的地方去取车,下班回家后又要从很远的地方步行到自己的窝里。

其实,还蛮不错的。

早上可以看看蓝天白云,但下雨就自求多福了。
晚上可以体验宁静的居住环境再散散步看看邻居绕着居住的区域跑步。
非常佩服他们的毅力,我下班都已经快累趴了,他们还能在跑步,还跑了好几圈。
其实我想说,运动在早上是比较健康。
哦,可能早上他们也有跑,只是我睡迟了没有遇见。

我步行就好了,早上丧尸步行,晚上也丧尸步行。
扛着公事包,还真的会厌倦上班族的生活。
心里想辞职但外面风大雨大,难道要做便当上网买?哈哈。想太多。

2017年快来了。
渐渐成形一位大叔,有事快受不了自己的倔强,但有力不从心去完成。
这是老化的先兆吗?

继续丧尸走路去2017年吧。

Wednesday, June 8, 2016

8.6.2016 位置


昨天一惊噩耗,凤姐就这样离开了群组。

我一直无法释怀她不告而别的退出管理,更加觉得责怪自己为何后知后觉退出群组。从不留下任何理由和交代,洒脱离开。

也许,我领悟了一些道理。

常常将某些事情和人,看得太重太认真,就会模糊了自己应该的位置。其实,自己并不重要,离开的人无须通知你或得到你的任何许可才离开。她,并没有责任交代些什么。 

确实,我们都没见过面,更加谈不上什么交情。离开也不必要和我交代些什么。因我在她的心里,存放不了任何位置。

但,
凤姐是第一个表扬过我的小说,她不断推荐我的小说。
凤姐也是其中一位点燃我对写作的燃料。

而这位置,对她而言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位置。

或许有一天,我们会见面。
我依然会感激她,即使她已经不再和我同一个位置。

祝福你,凤姐。
希望你的决定对你的未来和现在都是好的。 
希望你找到你向往的位置,幸福快乐的位置。

剪断了联系,一切以往的喜悦,将渐渐沉静在可笑的回忆里



Monday, June 6, 2016

6.6.2016 效率高 VS 脑袋容量小

环境所逼而不知觉自己变成高效率的怪咖。
工作这写年,老板的要求越来越高,一双手却要兼顾太多事情。
不得不逼迫自己变成效率高。


渐渐才发现,原来不是自己效率高,而是自己的脑袋太小容量。
很多事情,只要在5分钟内没有继续/完成/思考,我就会渐渐遗忘。倒不如马上完成不久行了。


清单对我是没有任何帮助。
我是一个就连写了清单都会因其他事情穿插,轻重无法优先造成很多时候忘记前后。


所以,一定要马上解决。

太多事情,造成了脑袋容量小是一件很困扰的事情。我尽量训练增加容量,但原装的脑就算换了一个脑还是一样。

效率高,是我真的很健忘。
脑袋容量小是我自己老了。


如果,老了退休了。
我一定要学会打麻将! 
不然会老退化。


如果,老了退休了。
我一定要继续上课学习。
不然,我会越来越讨厌我自己。



Thursday, June 2, 2016

2.6.2016 --- 生存的意义



很多人一睁开双眼的那一刻,脑子就像机械一样启动着昨晚搁置一旁的工作/烦恼/事情/情绪/等等。

生存---- 简单老套说 --- 能继续呼吸着现在的空气。就算口袋空空,没有恋爱,没有朋友,没有工作,只要能呼吸就是生存着。

一天的开始,仿佛按部就班做着重复很多遍,甚至上千遍的工作和事物。这,也是一种生存方式。蚂蚁蜜蜂也没有年假可以申请,为了什么生存和为何要生存,从来就没有人告知他们。

人生路途非常遥远又乏味,但还是有人却是短暂又精彩。

一路上,出现的意义总会不同。

婴儿时期,简单为了饱肚子,小便大便有人处理,玩玩一会儿就可以睡觉。多么简单。

小学,玩玩过日子,只要考试不【肥佬】就可以平安过年拿红包也理直气壮一些些。

中学,最求新鲜刺激是唯一的目标。考试课业这些事情留到出来社会才慢慢学习还不迟,每天打怪杀怪无法无天过着电玩的日子。

大学,考上也是一种幸运。开始想尝试爱情的甜蜜,却得到的往往都是苦涩的果实。忘了爸妈交代,果实还未成熟时,都是苦涩。

社会工作,才知道一切都不是如课本还是教授所说的童景。很多刀光剑影,不知背后插了多少无辜剑伤。

多年后,才明了。

生存的意义其实还是简单得剩下呼吸而已。没有其它能取代。

记得呼吸。
六月2016。
新的开始在新的每一天。

Friday, September 4, 2015

失眠曲 2.2 - 斗兽场

日子,一转眼五年了。
动物园生意开始下滑,可能时代开始改变,城市人已经对动物园不敢兴趣。

这五年来,小熊和黑猩猩成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常常在一起胡闹玩耍,解解在这里的苦闷和思乡的情怀。原来黑猩猩的老家在非洲西部的一个森林里,和小熊很靠近。

“现在生意不好,就连午餐都减半。”小熊抱怨望着自己盘子里的食物。

“哈哈,减肥吧,胖熊。”黑猩猩在隔壁笼子里抛香蕉和苹果。

“我要出去!”小熊呐喊。


不久后,动物园管理员的经理来了。
那天的午后,所有动物都到了动物园中央等待经理要报道些事情。
黑猩猩和小熊不例外,在众动物当中和其他的动物对望,大家都不会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各位动物们,今天想要对你们宣布重大的事情。动物园这年来的盈利欠佳,我们决定了要搬迁到比较好的地点,希望能吸引更多人来观光我们的动物园。不过,新场地有限,我们只能带你们之中的一半动物过去。”经理有点失落。

当所有动物知道可能会被解雇,开始议论纷纷。

“请大家听我把话说完。”经理试图平复大家忧虑的情绪。
“我会将大家分成两组,然后开始自己竞争。看看谁能留下,谁必须要离开。”
经理助理将一个像似轮盘的东西推出来,上面都贴满了说有动物的名字。

“只要经理在这里转一圈,红针停留在谁的名字就是第一位出来挑战的参赛者。然后,再转一圈,红针停在谁的名字就是下一位。再来就由我们决定比赛项目。”经理助理说,经理走到大轮盘前准备开始。


黑猩猩对小熊说:“看来,今天的节目一定很精彩。外面的观光客都比之前多。”
小熊看看四周,说:“这一定是经理的鬼主义,看来是必要从这竞赛里赚一笔搬迁费。”

黑猩猩搂住小熊说:“无论如何,我们都要一起到新的动物园!”
小熊微笑说:“放心,这动物园里,我们已经是精英,没有人是我们的对手。”

轮盘开始转动,红针停留在猛虎大哥。其他的动物都开始起哄,担心下一个是不是自己对上凶猛的猛虎大哥。

经理开始第二次的转动轮盘,红针停留在金狮王。此刻大家都松口气,眼前这两位选手是同一个气场的对决,没有什么不公平可言。

经理选了比赛项目,斗兽场。两者互相攻击对方一直到另一方倒下,胜出的一方能到新的动物园居住。黑猩猩用双手盖上眼睛,太残忍了。






比赛开始,今天的观众都围绕斗兽场。猛虎大哥已经围绕金狮王走了两圈,而冷静的金狮王没有动摇,像似等待一触即发的机会。猛虎大哥为了生存下去,先发制人一个快速前冲向金狮王。此刻,金狮王没有留情的将猛虎大哥咬住,只是听到猛虎的惨叫。两者分开,又在一团攻击彼此。难分难舍,让在场的人类欢呼拍手叫好。

半小时后,两败俱伤躺在斗兽场上。

经理说:“打开斗兽场大门,谁能走出去就是胜利者。”
所有在场的动物都开始为自己心目中的胜利者加油打气欢呼。

金狮王眼泪一直流,望着蓝天。猛虎大哥奋力地爬起身,想要走出斗兽场。
“猛虎,帮我照顾我的孩子。”金狮王已经放弃自己,场外的小金狮哭花了脸,一直喊着爸爸。

猛虎大哥回头咬着金狮的手,奋力的将他拉出斗兽场外。
这一幕,大家都呆了,经理和助理都不知所措。
观众议论纷纷不知道猛虎想要怎样。

终于,猛虎大哥把金狮王拉出斗兽场外。

“为什么?”金狮王看着慢慢走回去斗兽场内的猛虎。

“烦死了!我最讨厌小屁孩,你自己的孩子,你自己照顾。”猛虎大哥忍着眼泪说,毕竟不想看到父子俩被分开的局面。

经理派人将猛虎送走,小熊和黑猩猩跑到送别大门口。
“猛虎哥。。。”小熊不舍得。

“笨熊,臭猩猩。给我记住,不要让我在非洲草原遇到你。不然,我一定会把你们吃掉!”猛虎不想他们被驱赶出去,恐吓他们要好好加油。

“再见。。。。 猛虎哥。”黑猩猩万分不舍挥手道别。





我们都很想自己是胜利者。
很多时候,胜出的不一定是打倒对方,而是赢得全场的掌声却不在乎比赛结果的智者。
职业上很多为了利益龙争虎斗,最后踏出公司,原来自己什么都不是。
剩下的只不过是一些人的棋子,永远被摆布却没有属于自己的灵魂。

记住,小小动物园容不下,就离开到辽阔的非洲大草原去奔跑。
那里的蓝天会伴着你奔跑。










Friday, August 14, 2015

失眠曲 1.1 - 流浪的格斗

前提:
失眠曲 1 - 流浪的意义


天空格外的蓝,寻找猎物的秃鹰盘旋在高空上。
我想,它应该在虎视眈眈着我背包里的干粮。
沿途,很干燥。
没有我梦想中的如此青绿。
就连一颗树都没有。
难道这是一条无法走到尽头的路?

我开始失望。

离开了我瘫痪铁马和干燥的油站已经两小时,我不知道为什么太阳不累不爱休息。
它没有可怜一直往我身上暴晒,狠狠让我知道它的热情是免费的,永远免费,要多少就有多好。我终于累了,坐在路旁打开背包取出水喝。

此刻,秃鹰开始越飞越低。
我护着我的干粮,担心被它抢走。
它停留在我面前,盯着我的粮食。
仿佛整个世界剩下它和我在对抗,怀里的干粮是我的!

秃鹰开始绕着我旋转,等待开始搏斗的时机。
我慢慢爬起身,秃鹰展开翅膀挥了一下,已经飞到我面前。
太快!我来不及反应它将锋利的爪子抓着我的干粮。

我们在拉扯许久,没有人想要放手。
很多时候,我们都不懂得放手。
眼前的敌人虽然强大,无法抵挡的攻势但,我们还是依然逞强不休。

天空如此辽阔,我的视线只看到天与地交接处。
我倒在地上,已经失去的战斗的能力。
而秃鹰带着我的干粮离开了很远很远。

如果,当初我和它分享干粮,至少我不会遍体鳞伤。
如果,当初我和它和平共处,至少我不会一无所有。


此刻,我才明白,流浪的意义不是在于欣赏沿途风景。
而是对自己命中注定的逆流做出格斗的准备。

我准备好了吗?
逆流的袭击还有多少次?
别无选择放弃,也别无选择必须要活着。






Wednesday, July 29, 2015

失眠曲 4 - 一个柜子

我还想睡,但身体所有睡觉细胞都逃离躲起来。
我很疲倦,但脑里的话画面不断重播又重播开。

世界虽然很大,很多地方都无法踏足,但我的心里却是很狭窄。
接受了很多却没有好好整理,要是整理就要割舍抛弃很多残缺的回忆。

我想要一个柜子在心里,能有不同层次来收下很多应该保留的东西。

1. 经验层。
从懂事到出来社会打滚的三十年,这一层应该会摆放很多很多面具。生存之道,必须要知道。

2. 耐心层。
从懂得告别眼泪,装起笑容来鼓励自己的那一刻开始,这一层应该不会太多泪水,也许干枯已经裂缝了。耐心是一层让人成长的过程,就是越宽大的心,越长大。

3. 爱情层。
这是我最拿手的一层,也是整理得最完美的一层。开始不要太多恋爱经验,要永远坚信真爱只有那么一次。 就将所有真爱完全存放在那里,没有第三者能进入的空间。我很幸运,遇到了只有一次的真爱!

4. 创作层。
我最惭愧的一层。里头太多的角色和人物,都没有让你们有一个好好的结局,悬挂在那里没有任何意义。对不起。 请你们原谅我一直在创造新的任务角色,难以将你们好好的写完。

5. 未来层。
这我会存放很多很多。家人,老婆,女儿还有很多很多朋友。未来里,我都希望能被他们围绕着。无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我都要学着积极去面对。

6. 回收层。
关于残缺的回忆,我想应该放下。有些人不值得继续牵涉下去,就让这些人消失。不要怪我,当某日你发现已经再也找不到我的面书,再也接不到我的电话,我想这是最后的与你告别方式。谢谢你,让出空间来给我认识更美好的朋友。



小时候,以为气球飞走后,饶了地球一圈就会回到原地再重逢。
放手后,才知道渐渐长大,气球始终没有回来原地重逢。
手心已经不紧握,心里开始坦然扩大许多。











Friday, July 24, 2015

失眠曲 3 - 谢谢你,笔友。

中五那年,除了反反复复去补习班和帮人做功课,写写小说给汤姆画成漫画以外,好像还有一件很特别的事情。

这事帮我的中学生涯填满了期待和惊喜。------ 笔友。

那时候什么笔名不会想太多,直接用自己的真名。
这是担心到时信寄到来我家,老爸老妈不知道是谁的信。

不久后,开始累积了一些笔友们,别问我为什么都是女生。当时后我很肯定我真的没有收到男生来信要求交笔友。

每天补习后回到家就有一堆信正在我桌上等我去拆开。功课都还没去想要怎么完成,就开始阅读笔友们来的信。有的寄了照片来,长相都很清纯。有的还刻意拍了青春照,画了大浓妆,我还以为是结婚了阿姨。字迹都是美美的,偶尔有香香的信纸,我开始接受不到那刺鼻的香味。

虽然花样百出的笔友,我都会一一回信给她们,从来没有拒绝。一直到渐渐越来越少收都她们的信才失去联系。不过,有些是我寄了我个人照片给她们后,就马上消失在人海中。

继续从笔友,进阶到电话联络交换。

那天开车回家,忽然听到梁咏琪的胆小鬼。脑海里翻起了有一位笔友,忘了名字,忘了在哪里。只是记得那时候,每晚八点我都会骑脚踏车去大街上的公共电话亭,然后拿起在7-11买的电话预付卡,插入播电话给她。

那时候她参加一个歌唱比赛,她在电话里唱了这首歌给我听。说要练习给我听听看,仿佛忘了她得到第几名。总之是第一还是第二名,我也不清楚。只是我在不久后也没有再联络她了。感觉上是她妈说不要再让我打来了。其实很受伤,毕竟我只是纯粹交朋友而已。




搬家很多次,最后终于忍痛将所有笔友们寄来的信,完全丢掉了。留下也不知道存放着什么意义,难道要等到百年归老召开记者会寻找会当年的笔友。这也太搞笑了。

我的青春时代,陌生的人,谢谢你们配合我演过一段宝贵的青春期。

想想,现在的你们应该结婚生子了。
也许幸福,也许孤独。
但不可以放弃生活下去。

谢谢你。。。。。
笔友们。。。。。







Tuesday, July 14, 2015

失眠曲 2 - 如果有一天你倒下

小熊很努力,从懂事以来都不敢做违背熊妈妈熊爸爸的教导。
渐渐的,小熊长大了。从大森林到动物园去工作,才发现动物园里的同事都像没有躯壳的度日。为了取悦人类,小熊也渐渐强迫自己变成他们一样。

每次动物园打烊后,他都在自己的笼子里,独自望着天空落泪。
心里思念家里是越来越浓。

"你慢慢会习惯。"隔壁笼子的黑猩猩说。
他仿佛看到小熊就如当初的自己那样想念着远方的家。

"还要多久才能不想家?" 小熊擦去眼泪,想要坚强。

黑猩猩苦笑说: "也许。。。要到我们离开这里的时候。"

"离开?我们怎么可能离开?"小熊挥拳击着笼子的铁门。

“等老了,等生病,等我们再也无法取悦人类,等我们死了。。。才有可能离开这里。”黑猩猩想起上个月刚刚离开动物园的前辈--老猛虎。生病后,就开始看破了一切。

“我们都帮动物园赚钱,为什么就得到这样的待遇?”小熊年轻热血方刚,觉得自己的人生就不应该如此。

黑猩猩躺下,一天劳累下来,不想再和小熊争论那么多。
不知不觉,在宁静的动物园里,他们两人也睡着了。




大概三个多月后,动物园里的红牌大明星--孔雀小姐,忽然患上了神经失调症,再也无法在众人面前张开她那美丽又动人的孔雀尾巴。其他的动物知道后,非常关心她。可惜,动物园管理人隔天就将孔雀小姐隔离。从别的动物园带来了另外一只更加年轻,更加动人美丽的孔雀。

从此,他再也没有看到生病的孔雀小姐。而动物园的人潮比以前更加多,大家都是为了新来的孔雀小姐而来,一睹新孔雀的风采,却忘了旧孔雀的生死。







小熊仿佛明白了一些道理。

“如果有一天你倒下,还有千千万万个人在你后面排队等待取代你的位子。”黑猩猩走到铁栏杆旁,剥开香蕉请小熊吃。





如果有一天,你倒下。
公司集团就马上找人取代你,公司集团依然运作正常,显然你不怎么重要。

如果有一天,你倒下。
你的家人失去了你,失去了致爱,失去了经济来源,更失去了一切一切。

所以,早点下班回家,陪陪你的家人。




“小熊,香蕉好吃吗?”黑猩猩问。

“噗,你这过期的香蕉。我好想念我妈妈做的饭菜。”小熊低头。

“早点睡吧,也许会梦到你妈妈做的饭菜。”黑猩猩调头走到铁笼子中央,躺在地上慢慢睡去。





Friday, July 10, 2015

失眠曲 1 - 流浪的意义

骑上我的哈利铁马,我知道这次离开这里,将会展开一段精彩的旅途。
那些年所存放的梦想,流浪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开始新的一段人生。
第二人生,我向前迈进却看着我铁马上的倒后镜,带点不舍滑下了眼泪。
眼角狠狠被眼泪拉过,奔驰的风让我知道前方的阻力有一定的难度。

开着铁马到了一个乡下添油站。
骨干的树叶在地上打滚,炎热天气里我脱下带满尘土的围巾向年迈男店员说打满我的铁马。

“什么?”浓浓的乡下腔问。

“我说,打满油!”我以为他有重耳症。

“钱!?”他摊开右手。

原来,乡下都怕了添油不付钱的小混混。
我探索了自己裤袋里,才发现皮夹不见了。
糟透了,一个人背着行李在油站前等待顺风车。
留下铁马,我该回去还是继续我的流浪的意义?



















我们都走了很多的路,往往不是自己梦想的方向。
回头是不是辜负了自己应该要追求的梦想?还是继续欣赏沿途的风景,也许会找到自己的另一片天空。

很多时候我都不舍得离开,也许是感情锁紧了前进的脚步。
人,害怕改变,抗拒改变而会渐渐的一尘不变。